文摘二则

速度是出神的形式,这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跑步的人和摩托车手相反,身上总有自己存在,总是不得不想到脚上水泡和喘气;当他跑步时,他感到自己的体重、年纪、就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身与岁月。当人把速度性能托付给一台机器时,一切都变了:从这时候起,身体已置之度外,交给了一种无形的、非物质化的速度,实实在在的速度,令人出神的速度。

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啊,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捷克有一句谚语用来比喻他们甜蜜的悠闲生活:他们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户。凝望仁慈上帝窗户的人是不会厌倦的;他幸福。在我们的世界里,悠闲蜕化成无所事事,这则是另一码事了。无所事事的人是失落的人,他厌倦,永远在寻找他所缺少的行动。

——米兰.昆德拉

说起民族文化,原来还有人相信粗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为各个民族间的关系也一定是彼此竞争优胜劣汰。再加上斯大林式的民族消亡论的影响,于是就有人主张汉人的“中华文化”硬是了得,其他各族不得不服,早早汉化方为上策。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拜读人类学者蔡华教授《一个无父无夫的社会》时的震撼经验。虽然纳西摩梭人的故事早已名闻遐迩,“走婚”的传说也令许多人浮想联翩,但却是这部著作令我第一次发现摩梭人社会结构之独特,没想到就在中国,我们终于找到了可以改写整个人类学的无婚姻社会的存在证据,它让我发现,自己习以为常的社会生活,原来没有我所想的那么自然那么标准。
假如我有一个孩子,我一定也要让他知道摩梭人的故事。让他晓得,我们习惯的正常其实不是惟一。
如果孩子稍微懂事了,开始和我一起听我心爱的爵士乐唱片,我一定要告诉他,我当年第一次见识到新疆“木卡姆”的感受。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了,我还在读中学,“香港大会堂”有几场“十二木卡姆”的演出。音乐会结束之际,那几位乐手突然来了一大段即兴演出,在场的资深乐迷一下子全热起来了。孩子,你或许不知道,中国也有这么一种音乐,它的即兴火花完全不下于历史上第一流的爵士大师。
孩子或许会开始翻我的书,觉得几本禅宗漫画入门真有意思,里头的公案怎么会如此古怪。然后,我会告诉他一则伊斯兰苏非派的圣哲传说。
有一天,老师正在闭门静修,一个冒失的弟子跑去敲门。老师问:“是谁?”小徒弟想也不想便答:“是我呀,师父。”于是老师把他打发走了。隔了一阵子,徒弟略有所悟,又去敲门。老师就问:“是谁?”这回小徒弟福至心灵地答道:“是你。”老师很高兴,然后告诉门外的弟子:“进来吧,因为这间房子容不下两个我。”
怎么样?孩子,想不到伊斯兰也有这么“禅”的东西吧?你知道苏非派曾经在新疆显赫一时吗?
如果孩子长大了,居然和我一样迷上了哲学,他或许也会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嫌中国哲学不够理论化,逻辑的成分不足。这时,我将向他介绍藏传佛教格鲁派开宗祖师宗喀巴的著作,让他了解藏传金刚乘的知识论是何等地复杂何等地严密,然后他将明白为什么西方学者会把宗喀巴称作“东方的康德”。
当然,身为汉人,我也会掌握机会教他一点儒家的道理,虽然我可不敢要他走我幼时走过的路,天天吃力地背诵四书。但是,我一定会尽力告诉他什么叫做“和而不同”。陆象山说得好,“千古圣贤若同堂合席,必无尽合之理”。而焦循解释“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时把“攻”训为治学的“治”,也就是要告诉我们面对异端的说法时不要执一,于是冲突之害自然就能避免了。
假如你问:“什么是中国?”孩子,这就是中国了。你我何其幸运,生在这样的一个国度,同时拥有儒家、道家、伊斯兰和藏传佛教等深厚的传统可以学习,有几十个民族多姿多彩的文化可以继承,有大陆的本土左翼思想脉络,有香港的英式法治文化,有台湾的民主实验……这一切一切都是中国。想象一下,它们的交流冲撞,会爆发出何等巨大的能量呢?我们为什么热爱中国?那是因为它的多元是如此地美丽。

——梁文道

鸿门宴

昨天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翻出了已经埋在书橱的灰尘里的《史记》,读了一遍《项羽本纪》,也翻了翻《淮阴侯列传》。

前几天看到有人说:看到这部电影的演员表里,有刘亦菲和冯绍峰,于是就不打算看这片子了。我角的吧,这槽吐得太没水平了。正如《本纪》里对虞姬的寥寥数语,电影里的虞姬也没太多戏份,在这部男人戏里,很需要这样一个花瓶的角色。至于冯,有黎明这样一个面无表情木纳的刘邦做衬托,也算演的不错了。

没啥好剧透的了,两千多年前的太史公不光把这片子的各种细节都透光了,连前传、续集和外传也都透了个遍。

片中在一个酒馆,虞姬卖唱,弹奏楚曲,遭秦兵刁难,逼她脱衣服,项羽出手相助,被一旁的刘邦视为英雄,约为兄弟,由此引出刘项的相识。约为兄弟一事,是历史真实,《本纪》载“汉王曰: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曰‘约为兄弟’”,但是他俩的相识,却没有记载,编剧这里加上虞姬脱衣一段,只能说是个噱头,是想拿刘亦菲当众脱衣当本片卖点么,太三俗了。最重要的是,脱成这样完全不足以吸引眼球啊……

印象中黎明演的角色,都是喜怒不形于色,木纳而面无表情的,演刘邦也是这样。项羽这个人吧,从小念书就不认真,还爱找借口为成绩不好来开脱,为这事,没少挨他叔叔骂。

“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

在这样一部需要表现出霸气测漏的电影中,靠他俩是hold不了两个多小时的。张良和范增的斗法才是绝对的主线。张范二人善弈不知道是不是史实,但是鸿门宴上两人对弈,而且还是下盲棋,则又是编剧臆造了,但是光靠项庄舞剑又渲染不出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这种安排倒也合情合理,但是张良下棋下到吐血,这就太2B了。

范增死之前,影片的节奏都还紧凑得当。范增死以后,楚汉相争数年却被一笔带过,似乎一夜之间,项羽杀怀王,后各路诸侯起兵,项羽就兵败了,此一失。垓下之围,四面楚歌,乌江之畔,霸王一番痛心疾首的反省,被项、虞生离死别的浪漫演绎所代替了,此二失。刘邦南面称帝,杀韩信,杀张良,被演绎成了范增临终的阴谋,完全没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内涵,而且和史实不符,此三失。

值得肯定的是整部片子的画面,战争场面还是比较宏大的,涉及到项、虞的场面又比较唯美,还不错。片中的一些细节也值得称道,如韩信与刘邦的讨价还价,史书中是有迹可循的,《本纪》载:

汉王……与淮阴候韩信、建成候彭越期会而击楚军,至固陵,而信、越之兵不会。……汉王……谓张子房曰:“诸侯不从约,为之奈何?”对曰:“楚兵且破,信、越未有分地,其不至固宜。君王能与共分天下,今可立致也。即不能,事未可知也。君王能自陈以东傅海,尽与韩信;睢阳以北至谷城,以与彭越:使各自为战,则楚易败也。”

可见丫有多现实。

吐槽完毕,再掉个书袋,把太史公推出来压轴,作为结束:

太史公曰: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岂其苗裔邪?何兴之暴也!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杰蜂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及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难矣。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Debian通过HDMI输出音频

注意:本文描述的内容仅限于Gnu/Linux操作系统,Windows系统的解决方案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笔记本带了Nvidia的独立显卡,支持HDMI输出,1080P的高清视频当然要输出到高清电视的大屏幕上才够过瘾。

Amazon上买了飞利浦的HDMI线,到手之后兴冲冲将笔记本接上电视,却发现只有画面,声音依旧从电脑的扬声器中发出,顿时就郁闷了,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啊。

第一次用HDMI接口,之前都是通过VGA+音频输出的方式连接笔记本和电视的。音、视频各行其道,互不干扰,这很好理解。HDMI使用一根线传输所有的音、视频信号,而HDMI接口只从显卡接出,想必显卡也是带音频模块的,嗯,又长知识了。

放狗一阵乱搜,找到了解决方案,原文是英文,现将主要部分介绍如下,如想阅读原文,请移步这里

在开始之前,先安装Nvidia官方驱动,大致步骤呢,无非就是:

sudo aptitude install linux-headers-`uname -r` build-essential

然后停掉GDM运行驱动程序进行安装,完了之后,重启机器,然后开始设置HDMI。

首先,检查系统是不是能识别显卡自带的音频模块,执行:

aplay -l

在我的电脑上,执行结果输出如下:

yjsword@debian:~$ aplay -l
**** List of PLAYBACK Hardware Devices ****
card 0: Intel [HDA Intel], device 0: CONEXANT Analog [CONEXANT Analog]
  Subdevices: 1/1
  Subdevice #0: subdevice #0
card 0: Intel [HDA Intel], device 1: Conexant Digital [Conexant Digital]
  Subdevices: 1/1
  Subdevice #0: subdevice #0
card 0: Intel [HDA Intel], device 3: NVIDIA HDMI [NVIDIA HDMI]
  Subdevices: 1/1
  Subdevice #0: subdevice #0

结果显示,0号卡上的设备3是NVIDIA的HDMI声卡,0和1都不是,话说……2去哪了?
接着,运行:sudo alsamixer -c 0
-c 指定设备,我们是card 0,当然用0当参数了。
在AlsaMixer调节界面中,按左右方向键选择某一个选项,按“M”键来On/Off它,如果状态显示“MM”代表该项处于“Off”状态,“00”表示“On”状态。
需要特别关注的是:“S/PDIF”、“S/PDIF D”、“S/PDIF 1”这三项,我的做法是把它们都打开。
完了之后按“Esc”退出。
将电脑接上电视,用下面的命令测试刚刚的设置:

aplay -D plughw:0,3 /usr/share/sounds/alsa/Front_Center.wav

plughw:0,3的含义很明确了,就是刚才列出的card 0、device 3,后面这个wav文件可以是任意的wav格式的音频文件。
如果上面的操作步骤都OK的话,应该会从电视扬声器中有一个优美的女声说:Front Center
如果以上操作都顺利,那么我们离成功还剩下最后的步骤了。
编辑/etc/asound.conf文件,这个文件本来不存在的,没关系,新建一个就好。然后输入下面的内容保存:
pcm.!default {
type hw
card 0
device 3
}

重启电脑,开始你的高清之旅吧。

唐朝陆羽写《茶经》三卷流传了千年

  • 登山
公元2011年3月12日——国际植树节,据传今天有三分之一的南京市民在紫金山上。当然这只是个玩笑,但是如果算上梅花山、明孝陵和中山陵的游客人数,估计也会是个惊人的数字。
选择今天爬山实在不是我刻意的安排。之所以选择今天是因为——仅仅是因为——天气预报报道说今天是个好天气,而这样的好天气可能持续不到明天。印象中我有一年没去登过山了,最近严重缺乏运动,so……
今天在山上看到了某高校的春游方队、保护紫金山的志愿者、穿高跟鞋登山的黑丝MM、身穿红色反河蟹T-Shirt吉他手以及路人甲若干。
路上Y君说他熟识的某位仁兄追求某姑娘被送好人卡一张,并解释说如果某姑娘对你说你是个好人,通常意味着对方对你没感觉,予闻之,心有戚戚然,良久,对这位仁兄表达最诚挚的同情。
PS:半山腰一罐王老吉卖6块5,而山顶只卖6块,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 引力
地心引力,应该是属于万有引力的一种,它的大小与两者的质量成正比,与两者间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依稀记得高中课本上是这么写的,刚才查了下相关资料,确实如我记得的一样。所以,理论上说,如果把地球抽象地看做一个所有质量都集中在其几何中心的一点上的球体,那么人所受到的地心引力的大小应该计算为:
人的质量*地球的质量*一个常数/(地球的几何半径+人所处位置的海拔)^2
所以,人所处位置的高低,也影响了人所受到的引力的大小。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啸”是一种“不承担切实的内容,不遵守既定的格式,只随心所欲地吐露出一派风致的一种歌吟方式。”还举例说“历史上的魏晋时期多有名士之啸”。南京真不愧是六朝古都,紫金山上那些登高一呼的人们,你们是在承袭魏晋名士之啸吗?可是,当年的名士们,也啸地这么难听么?
  • 真菌
真菌不属于植物,也不属于动物,真菌是一种真核生物。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 《茶经.五之煮》
“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水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泄,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蓄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
煮茶之水,茶圣以为,江水仅次于山上水,每天骑行于长江之上,每见桥下如泥水般的长江水,无法将它和优质水源联系起来。以前听长辈们说他们小时候没有自来水,都用井水河水,明矾净化了之后饮用。
明矾的化学成分是12水合硫酸铝钾,溶于水后水解生成微量溶于水的氢氧化钾、硫酸和絮状沉淀的氢氧化铝,沉淀包裹住水中的泥沙杂质,起到净化水的作用,但是同时也产生了游离的铝离子,长期摄入铝离子对人体的大脑是有害的。真不知道古人是如何用长江水煮茶的。
  • BTW:G君说我有黑眼圈,人上了年纪就是不能熬夜了,貌似我最近在不需要夜加班的情况下作息时间始终是保证睡眠优先的(周末偶尔例外,比如今天……)。想起2500年前一位先哲的话说的真是精辟:身体神马的最讨厌了(“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老子》)。

debian/squeeze上编译安装vim

本文写成时最新的vim版本是vim7.3。
vim是*nix平台著名的文本编辑器,它和提供了比vi更强大的功能,正如vim官网上描述的:Vim is an advanced text editor that seeks to provide the power of the de-facto Unix editor ‘Vi’, with a more complete feature set.

废话不多说,要编译最新版本的vim,首先要去官方网站下载vim的源码。最新的版本是7.3。然后通过以下命令安装编译环境:

sudo aptitude install build-essential libncurses-dev libgtk2.0-dev libxt-dev

假设我们想把vim安装到/use/local/vim这个目录,先解压缩源码,cd到源码根目录,执行以下配置脚本:

./configure –prefix=/usr/local/vim/ –with-features=huge –enable-multibyte –enable-fontset

其中–with-features用来开启更多特性,后面两个参数用开开启多字符支持,编辑中文的时候能用得着。执行完之后只要简单地make && make install就可以了。

默认情况下如果完全按照上述步骤安装了gtk库,会同时编译生成vim的gtk版本——gvim。在debian系统中,运行gvim启动之后窗口中无法正确显示菜单中的中文,这个和系统的locale有关。解决方法有两种:

  • 在运行gvim之前,先设置系统环境变量:export LANG=’zh_CN.UTF-8′
  • 修改gvim的配置文件(~/.gvimrc或者/usr/local/vim/share/vim/gvimrc),加入以下内容:

set encoding=utf8

set langmenu=zh_CN.UTF-8

set imcmdline

source $VIMRUNTIME/delmenu.vim

source $VIMRUNTIME/menu.vim

debian/squeeze安装compiz

随着debian的易用性不断向Ubuntu、Fedora等发行版看齐,软件的安装和配置也越来越简单了,今天在squeeze上安装了compiz,发现居然不需要对xorg.conf做任何的手动修改,只需简单的两个命令就轻松搞定。

sudo aptitude install compiz compizconfig-settings-manager compiz-fusion-plugins-main

以上命令安装了compiz核心组件、fusion插件以及CCSM管理前端。执行完以上命令就算是安装完了吗?是的,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运行以下命令:

compiz –replace

如果出现“Failed to manage screen: 0”之类的提示,请检查显卡设置或者重新安装一遍显卡驱动。由于我用的NVIDIA显卡安装的是官方驱动,所以理论上每次升级完内核都要重新安装一遍驱动。如果没有出现错误提示,那么这时候就可以通过Ctrl+ALt+方向键”来转动你的桌面了^_^。

如何把compiz设置为默认的窗口管理器呢?使用如下命令即可轻松搞定:

gconftool-2 –type string –set /desktop/gnome/session/required_components/windowmanager compiz

等等……就这么改掉了么?原来的值是什么?万一哪天想用回默认的窗口管理器怎么办?所以,在改之前看下默认值是什么总是个比较稳妥的办法。怎么看?

gconftool-2 –get /desktop/gnome/session/required_components/windowmanager

得到的结果是:gnome-wm。这下放心了,如果哪天想还原这个设置,只要执行:

gconftool-2 –type string –set /desktop/gnome/session/required_components/windowmanager gnome-wm

即可。OK现在重启你的gdm或者重启电脑感受compiz带来的桌面体验吧。

squeeze配置技巧三则

当前squeeze还处于debian项目的testing分支下,但是代码已经冻结很久了,很可能在明年初就能正式发布了。以下是squeeze安装配置过程中遇到的几个问题,解决方法如下:

  • 安装了network-manager-gnome之后网络配置无法编辑,在“网络连接”窗口中选中网卡,“编辑”按钮是灰色的,解决方法很简单,编辑”/etc/network/interfaces”,除了包含“lo”的行以外的行全部删掉,再重启network-manager服务即可。
  • 为系统增加虚拟pdf打印机,可以将文档打印成pdf文件:

aptitude install cups-pdf cups-bsd

打印时如果遇到“Unable to execute /usr/lib/cups/backend/cups-pdf: insecure file permissions”和“Stopping job because the sheduler could not execute the backend.”报错的话,解决方法是

sudo chmod 700 /usr/lib/cups/backend/cups-pdf

sudo chmod 700 /usr/lib/cups/backend”

PS:cups-pdf这个包在公司的Ubuntu上并没有安装,不清楚是不是必须的。

  • 笔记本的触摸板,可以移动指针,右侧的滚动条也正常,就是无法单击双击,解决方法是在“系统-首选项-鼠标”中点“触摸板”选项卡,默认情况下,“Enable mouse clicks with touchpad”居然没有勾选,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VirtualBox的网络桥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Linux版的VirtualBox的网络设置中可以直接将虚拟机的网络连接方式设置成桥接方式了,省去了手动配置的麻烦,很不错的改进。

有图有真相

只是不知道这个改进是什么时候加进去的,我现在用的版本是2.2.2。